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财新天下网 首页 快讯 查看内容

改造世界和被世界改造的经济学

2018-12-19 11:01| 发布者: 千与千寻2019
摘要: 对于中国经济这个“怪胎”,主流经济学目前的解释在很大程度上是失败的。(总体上说,经济学对现代世界的变化是严重反应不足的。它未能预测金融危机以及此后的经济复苏乏力,只是其中的一个突出例子而已。 图/视觉中 ...
对于中国经济这个“怪胎”,主流经济学目前的解释在很大程度上是失败的。

(总体上说,经济学对现代世界的变化是严重反应不足的。它未能预测金融危机以及此后的经济复苏乏力,只是其中的一个突出例子而已。 图/视觉中国)

文 | 贾拥民 均衡研究所学术顾问、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经济学号称“经世济民”之学。确实,在当今世界,最重要的莫过于“经济”了。经济学理论,可能会通过经济政策,影响经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在一定意义上,说经济学改变了世界也不为过。或者保守一些说,经济学至少能够帮助我们理解不断变化的世界。

本书中的被访谈者,在经济学领域都是重量级的。所以这一系列对话,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经济学的中西对话。在对谈过程中,访谈者也有相对比较自觉的中国立场,提出了与中国经济相关的一些问题。这些受访的顶尖经济学者在不同程度上都就中国经济状况、面临的挑战、前景等等做出了分析。与此同时,对话并没有充斥专业术语,相反语言是朴素简洁的,态度是平易近人的。因为对话的契机,大部分是作者利用参加国际会议等契机,以闲谈方式完成,通过对话的方式以增进相互理解为目的。

张军教授的《顶级对话:理解变化中的经济世界》就是一位中国经济学家,试图通过与世界顶尖经济学家的对话,来从经济学的角度理解世界的一种尝试。

《顶级对话:理解变化中的经济世界》,张军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8月

进入21世纪之后,似乎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都进入了“新常态”,当然这是一种深刻变化之后出现并仍然在持续变化的新常态。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此后世界经济的长期不振,被许多人归结为在错误的经济理论指导下错误的经济政策的后果。这一点与20世纪的大萧条后人们对经济学家的评价截然不同。当时确实有人指责经济学家无所作为,但是没有什么人指责经济学家为所不当为。确实,罗斯福新政以来,经济学在“改造世界”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或许,已经发挥了过大的作用。

张军教授的《顶级对话:理解变化中的经济世界》对此有所反思,这突出反映在书中他与伯南克和席勒的对话中。

伯南克说,经济学家擅长的是“告诉你以前有什么做错了”,但是没办法对未来做出预测。以新技术的影响而论,尽管可以感觉到技术进步在经济上越来越重要,但是技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到底是多少,还是很难计算出来的。而且,更加“棘手的问题是,这些新的技术出现以后,它们对社会的影响是什么,不仅仅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还有经济增长的好处在人群中如何分配,这也难以评估”。因此技术进步有可能会使不平等状况进一步恶化。

因为与政策的关系非常密切,因此经济学很难摆脱政治的影响。伯南克在回忆了他担任美联储主席时做出的救助美国国际集团的艰难决定后,深有感触地谈到,自己“不仅要与金融危机做斗争,还要和政治做斗争。当时所有人都不喜欢我们,但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整个金融系统就会崩盘……如果时光倒转的话,我还会做同样的事情。只是政治实在太麻烦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经济学无法摆脱政治的现实有清醒的认识。对此,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辛辣地指出,“1968年初设诺贝尔经济学奖时,它被定位为‘经济科学’奖项。我想,这样命名的原因是许多经济学实践者仍存有政治动机,不能称他们为科学家。”他认为,“真正的经济学家应该具备经济学研究写作的能力,不同政治派别的人读到这些内容,都能够受到启发,也不会得出任何有政治倾向的结论。”

但是,在金融危机之前,人们基于自己的政治立场,忘记了经济学是与“人”相关的,需要从不同的角度解读或采集相关的数据,因此只承认一部分证据是科学的、有明显的事实依据,却忽略了另外很大的一部分经济学现象和数据。这种有意遗忘,最终导致“经济泡沫不可收拾,金融危机扑面而来”。

总体上说,经济学对现代世界的变化是严重反应不足的。它未能预测金融危机以及此后的经济复苏乏力,只是其中的一个突出例子而已。近年来,对于技术快速变革推动下的企业创新活动、货币体系的重构,以及消费模式的更新和财富观念的演变,经济学很少及时给出有力的解释(与斯科尔斯的对话重点谈到了技术变革的经济影响)。特别是,对于中国经济这个“怪胎”,主流经济学目前的解释在很大程度上是失败的。中国有多少次被宣布“即将崩溃”,有多少次被宣布“泡沫马上就要破裂”,但是这种预测从目前来看不算成功。这种特殊的经济体制,或许可以说是过渡性的,但至少它的运行方式很难用现有的经济学理论来解释。

经济学已经到了被世界改造的时候了。套用时髦的“大数据时代”的话语,经济学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能否有效地以自己特有的视角,去组织各种各样的数据。现实经济世界的交易和事件,是大数据的一个重要来源。

在对话中,罗伯特·席勒也极为重视另一个数据来源,那就是神经数据。他说,“将来也许会有一场神经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的联合会议。他们大范围地收集神经科学的数据,并与经济数据合并,到那个时候,经济学可能不再会是一门孤立的科学了。”最终,“神经科学会改变我们对于人类本性的认识。”

很多年前,坊间就有一个说法,张军是南方少有的能够和京城的经济学大腕“别一别苗头”的经济学家之一。从这本书中,确实不仅可以看出张军高深的经济学素养,更可以看出他的家国情怀和世界意识。

(本文首刊于《财经》年刊2019:预测与战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分类
策划更多
《财经》华盛顿特派记者 金焱/文 苏琦/编辑华为公司CFO孟晚舟得以保释的命
视频加载中...(央视财经《中国财经报道》)国际方面,英国执政党保守党于
(央视财经讯)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营商环境的改善,也是世界关
独家评论更多
商务咨询Archiver小黑屋

财新天下网